政治秩序的起源

- 编辑:admin -

政治秩序的起源

澳大利亚准许巴布亚新几内亚独立,英国也承认所罗门群岛独立。它们都建立现代“威斯敏斯特”(Westminster)式政府,公民们定期参加多党派的选举,以选出议会成员。在澳大利亚和英国,政治选择离不开中立偏左的工党和保守党(澳大利亚的自由党和英国的托利党)。总的来说,选民根据意识形态和政策来决定取向(譬如,他们要更多的政府保护,还是要更多的市场取向)。这种政治制度一旦植入美拉尼西亚,结果一片混乱。原因在于,美拉尼西亚的多数选民投票不看政治纲领。更确切地说,他们只支持自己的大佬和一语部落。如果大佬(偶尔是大姐)被选入议会,这位新议会成员将尽力运用自己的影响,将政府资源搬回自己的一语部落,向自己的拥护者提供学校费用、埋葬开支、建筑工程等。尽管有全国政府和主权象征,像国旗和军队,美拉尼西亚的居民中没几个觉得自己属于一个国家,或属于自己一语部落之外的社会。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所罗门群岛的议会中,没有凝聚的政党,只有大批单枪匹马的领袖,将尽可能多的猪肉带回自己狭小的拥护者团体。[4]美拉尼西亚社会的部落制度限制了经济发展,因为它阻止现代产权涌现。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所罗门群岛,95%以上的土地属于所谓的惯例(customary)土地所有制。根据惯例的规则,财产是私有的,由亲戚团体以非正式形式(就是说没有法律文件)一起拥有。他们对土地享有单独和集体的权利,地产的意义不仅在经济上,还在精神上,因为死去的亲戚都葬于一语部落的土地,其魂魄仍在徘徊。一语部落中的任何人,包括大佬,都无权将土地卖与外人。[5]寻觅地产的开矿公司或棕榈油公司,必须与数百人谈判,有时甚至数千人。此外,根据传统规则,土地产权不受时效法律的限制。[6]在很多外国人的眼中,美拉尼西亚政治家的行为看来像政治腐败。但从传统部落社会的角度看,大佬只是在履行大佬历来的职责,那就是向亲戚分发资源。只是现在,他们不但拥有猪肉和贝壳货币,而且享有开矿和伐木权利的收入。从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首都莫尔兹比港(Port Moresby)起飞,几小时就可抵达澳大利亚的凯恩斯(Cairns)或布里斯班(Brisbane)。在某种意义上,这一航程跨越了几千年的政治发展。在思考美拉尼西亚的政治发展时,我开始考虑:社会如何从部落层次过渡到国家层次,现代产权如何从惯例产权中脱颖而出,倚靠第三方执法的正规法律制度如何问世。美拉尼西亚社会从没见过正规的法律制度。如果想得更远,认为现代社会已远远超越美拉尼西亚,依我看来可能只是夜郎自大,因为大佬——将资源派分给亲戚和拥护者的政治家——在当代世界依然到处可见,包括美国国会。如果政治发展的涵义就是脱离家族关系和人格政治,那我们必须解释,为何这些行为仍在多处幸存,为何看似现代的制度往往要走回头路。在《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》中找不到有关答案,这段历史需要认真的梳理,以重温亨廷顿的主题。因此就有了现在这本书,考量政治制度的历史起源和政治衰退的过程。这是两卷中的第一卷,涵盖从前人类时期到美法革命前夕的政治发展。本书与过去有关——事实上,它并不始于有记载的人类历史,而是人类的灵长目祖先。它的前四个部分讲述人类史前史、国家起源、法治、负责制政府。第二卷会一直讲到今天,特别关注非西方社会在追求现代化时受到西方制度的影响,然后再解说当代世界的政治发展。阅读本卷时需要预先掂量第二卷的内容。我在本卷最后一章中讲得很清楚,现代世界的政治发展所遇到的条件,与18世纪晚期之前的截然不同。一旦工业革命发轫,人类社会退出直到那时一直所身历的马尔萨斯式处境(Malthusian conditions),新动力加入社会变化的进程,从而造就巨大的政治后果。本卷读者可能觉得,这里叙述的漫长历史进程意味着,社会会受困于自己的历史;但实际上,我们今天生活在非常不同且动力多样的环境下。本书涵盖众多的社会和历史时期;我也使用自己专长之外的资料,包括人类学、经济学、生物学的。显然,为了从事如此广泛的研究,我不得不几乎全然依靠二手资料。我尝试让这些资料承受尽可能周全的专家过滤,尽管如此,我仍有可能犯了事实上和解释中的错误。对深入研究特定社会和历史时期的专家来说,本书的很多单独章节是不够格的。但我认为,以比较方式作横跨时间和空间的考量,本身似乎就是一种美德。如果全神贯注于特定题材,往往会看不清政治发展的大模式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